蒲公英的約定  新疆頻道

蒲公英的約定 新疆頻道

时间:2020-01-23 02:08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作者簡介 :江廣利,兵團第六師五家渠市第一中學教師,河北省第八批援疆干部人才,2017年2月進疆。2019年7月援疆結束后,主動申請留疆,同年12月正式調入兵團第六師開展工作。

說起蒲公英,大家的第一印象肯定是風一吹就漫天像雪一樣飛舞的花絮。老家有很多蒲公英,每到開花結籽的季節,漫山遍野,隨風起舞,分外美麗,十分雅致,雖居無定所,但終有歸宿。

三年前,我像蒲公英的花瓣一樣,被定向的風吹到了新疆巴州庫爾勒。走時,74歲的老母親沒有下樓,只是在樓道的拐角處叮囑了兩句,遞給我一大包藥,除了常備藥外,專門包了一些晾干的蒲公英的根,從來沒有到過西北的母親說:“那個地方那麼遠,買東西怕不方便,那裡又比較干燥,忙起來后如果覺得嗓子難受了,就泡蒲公英的根喝,管用。”

就這樣,我帶著蒲公英來赴這趟萬裡之約!

一落地巴州,步入駐地,就發現這裡有好多好多“蒲公英花瓣”,僅在駐地就有七十多片“花瓣”,他們雖然來自燕趙大地的不同地方、不同行業,但都為了一個共同的信仰凝聚在了這裡。

中期輪換、“萬名教師進疆”、高等師范院校實習生、柔性援疆等1600多名河北援疆干部人才像蒲公英一樣飄落在巴州這片土地上,在前指黨委和受援地黨委政府的領導下,我們在這裡盡情地揮洒汗水、奉獻青春,凝聚成了一片片“舍家報國、忠誠擔當、團結奉獻、創新奮進”的“蒲公英”。 為巴州、為新疆的社會穩定和長治久安貢獻著自己的聰明才智,犧牲著親人和朋友的親情、愛情與友情,也收獲著師生情、援友情和冀疆人民心連心的一家情!

那時,已經度過了援疆最難受的三個月,之所以難受,就是各種不適應:不適應氣候,手蛻皮,鼻留血,口潰瘍﹔不適應飲食,除了辣還是辣﹔不適應工作環境,不懂融入,不會融入,甚至抵觸融入。所以,那三個月很難熬。

那天,嗓子難受,上課聲音沙啞。下午體育課的間隙,班長楊雨婷和李亦旋、庄嵐幾個“瘋丫頭”,蹦蹦跳跳地到了我的辦公桌前,遞給一件用紙巾包裹著的東西,然后認認真真的在我面前展開,我一眼就認出了是蒲公英的根,有五六根,而且洗的干干淨淨。楊雨婷說:“老師,知道你這兩天嗓子不舒服,這是我們幾個利用體育課給你刨的幾個蒲公英的根,我媽說泡水喝可以治嗓子疼,你可以試一試,這可是我們徒手刨出來的哦!看我們的手指甲都折了!”

“瘋丫頭”李亦旋擠著一對小眼睛,傻嘻嘻的在一旁開著玩笑說:“我媽說生吃最好,慢慢嚼,細細嚼,越苦越要好好吃,良藥一般都苦口。”

我問:“哪裡有蒲公英?”

李亦旋搶著說:“校園裡多得是,你不認識嗎?!就連咱們學校的鴕鳥都是吃的蒲公英!所以,你應該感到很幸運,都和鴕鳥一個待遇了!”

雖然是玩笑,但我聽著他們神採飛揚的講述,我的眼睛還是感覺到濕潤,這些小家伙們還真是體貼入微。

后來那幾個蒲公英一直沒舍得泡,但我更舍得“泡”在班級事務上:

一周裡隻有周末才會駐地,大多數的晚上,我會和他們一起上晚自習,一起“泡”到十二點。白天一有時間,我就“泡”在班裡,去觀察他們在其他課上的表現。課間操我也和娃娃們“泡”在一起,我領做課間操,與他們比做俯臥撐、深蹲起。鎂光燈下和全班一起演出《映山紅》,考場上還繼續和他們 “泡”著,匿名和他們一起考語文、考英語,考后和他們一起PK,然后再不失時機腌臜他們……

每個娃娃都在健康快樂成長,每個娃娃還能持續進步成長,我想,飄落在巴州二中的蒲公英是無怨的,更是無悔的!2019年高考中,我教的學生中,有四位考入了北大和清華,還有三名選擇了出國留學,更多的“蒲公英”撒播到了天山南北、疆內疆外!

其實,不僅在校園裡有蒲公英,在庫爾勒的鄉郊野外,田間地頭,在桃李之下,溪流邊旁也有蒲公英的影子。

2019年清明時節,省前指黨委帶領州直援疆干部人才到輪台縣哈爾巴克鄉卡西比西村進行考察美麗鄉村建設,該村是輪台縣唯一的國家級生態文明村。

考察學習的間隙,我們參觀了一個大型的梨園,梨園的主人,提前得知我們要來,早為我們准備好了鏟刀、袋子,熱情地向我們介紹著梨園的概況,他說:“現在梨花沒有開,略有遺憾,不過,大家可以到院子裡尋‘寶’,園子裡有很多的蒲公英。”

耐不住性子的幾個援友,早已經先期進入園子了。大家少則兩人一組,多則五人一群,開始了幸福而又快樂的“探寶”之旅。

不時聽見驚叫聲:“哇,這個(蒲公英)的根好大!”

也不時伴著疑問聲:“這是蒲公英嗎?”

也不時傳來遺嘆聲:“太可惜了,這麼長、這麼粗的根被我挖斷了。”

笑聲、驚嘆聲此起彼伏,不時的大家還會交流一下自己的戰利品,給對方鼓勵。

貞姐,紀檢干部,工作性質所在,平時不苟言笑,即使笑一笑,也帶有幾分紀檢干部內在的尊嚴與威顏。但今天的裝束,跟個小丫頭一樣,梳著兩個小辮,帶著一頂帽沿超夸張的帽子,一身運動裝,我忍不住叫了一聲:“呀,這是誰家丫頭啊,快,往這邊看!”一瞬間,我摁下了快門,六連拍!

就連平時一臉嚴肅的公安局長李真也笑逐顏開,露出最“真”的笑容,戰場上的剛強俠骨,到現在看來也是可親可愛,原來,這就是最可愛的人!還有那些促進民族團結的白衣天使們,拿慣了手術刀,開慣了處方,現在拿起小鏟子,依然是那麼游刃有余,回眸一笑的瞬間,還是可以迷倒眾生……

四十分鐘的時間,收獲了一袋袋的蒲公英,也收獲了濃濃的援友情!感謝這份援疆經歷,讓我這個隨風逐蕩的“蒲公英”找到了自己漂泊的方向,尋到了人生道路上鮮為人知、鮮為人驗的援友情!

像這樣的活動,我們經常會舉行:主題黨日鍛煉黨性修養,戶外實踐磨練意志,馬蘭基地砥礪品質,集體生日總是那麼的溫馨,節假日的問候總是那麼暖心......

前指黨委的堅強有力領導和無微不至的關心和關愛,既讓我們體會到紀律的嚴和政治的強,也讓我們體會到了援友的暖和兄弟姐妹間的真,這讓我們這些飄在八千裡之外的一片片“蒲公英花瓣”感受到家的溫暖,也讓后方的家人放心我們在外的“漂泊”與“流浪”。

2019年的這個秋天,又是蒲公英隨風起舞的時節。蒲公英的約定即將到期,回望這一千多個日日夜夜,感慨萬千,戀戀不舍,於是,我向上級組織遞交了我此生最勇敢、最堅決、最重要的一份申請書:留疆申請。我要帶上愛人和孩子與新疆來個沒有期限的約定,要讓我這片小小的“花瓣”繼續為黨站崗,為國戍邊。

2019年的這個冬天,“蒲同英”終於有了自己的新歸宿——兵團第六師五家渠市,從這一刻開始,滿懷初心,誓死要扎根新疆,建設新疆,為兵團增綠,為新疆添彩。

(責編:楊睿、馬亮)